毛茸茸。

莫挨老子。超凶。

少天大大的专用润唇膏。

叶黄。
就随手一个梗。
ooc ooc ooc
没有文笔不要怼我。

黄少天嘴速很快这绝对不是什么秘密,甚至连他自己说垃圾话说到缺氧头晕都早就不是秘密。

因为嘴速太快黄少天总是说着说着时不时就伸出舌尖来舔舔干涩的嘴唇,灵活的舌尖在看起来十分柔软的唇瓣上舔过一圈留下些许亮晶晶的水迹却依然不见停顿,总是过不了几秒就会重复这过程。

其实这个问题很好解决,一支唇膏就可以,可偏偏黄少天不乐意涂上那奇奇怪怪的玩意,总感觉娘们儿兮兮的,再有就是早已养成说话舔嘴的习惯这事也就不了了之。

叶修对剑圣大大的软唇觊觎已久,每次和黄少天说话视线总是不受控制地落到他的嘴上,唇瓣一张一合粉红的舌尖总是迅速地舔湿嘴唇又收回口中,光是想想叶修都觉得憋得慌,更何况这人就站在面前。后来甚至演变到在荣耀里听见黄少天的声音思绪都能不由自主地飘到那张柔润的嘴上的程度。

天知道叶修有多想想狠狠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嘴。想到用牙齿啃咬那柔软的唇直到它红肿不堪变得更加艳丽,想看黄少天的脸上情迷意乱的神色。

疲倦地睁开朦胧睡眼,叶修坐在床上任由意识恍惚几秒,再狼狈不堪地从床上爬起来进了浴室,这种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整天说着自己多老但毕竟还是血气方刚的青年,在睡梦情欲上头的次数也绝不少,而叶修每次在梦中见到的都是同一个人。

说白了,叶修喜欢黄少天,喜欢到做春梦的对象都是他黄少天。

“老叶老叶老叶你今天怎么这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是不是又熬夜抢我们蓝溪阁的boss了你的下限在哪里啊在哪里!!!”黄少天又是习惯性地舔了下嘴唇,完全没有发现叶修的眼神又开始飘忽起来。“你堂堂一个职业选手整天跑到网游里欺负各大工会的人不嫌丢人嘛你说你抢抢副本记录就算了野图boss也是……唔!?!?”

叶修如愿以偿地吻住了那张嘴却没舍得狠狠啃咬,只是含着黄少天的唇瓣轻轻吮吻,黄少天满脸的惊讶和莫名其妙浮起的红晕在叶修眼里都是那么可爱,除了这张嘴真的是吵了些,让他一时根本舍不得松开。

“剑圣大大,你缺一只专用的润唇膏吗?我觉得我就很不错。”





后来?
后来黄少天和人说话舔嘴唇的习惯还是没改掉,但是他收获了一只带着烟味的润唇膏,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每天晚上他的嘴巴都有很长时间保持湿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