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七宗罪。

毕深微良芝。
慎入啊各位,这章可是贪婪。

七宗罪–3 
贪婪。



毕忠良向来是男女通吃的。

毕忠良向来也是具有强烈的征服欲的。

刘兰芝乖巧得如同一只小白兔,毕忠良只爱把她捧在手心里宠着,刘兰芝从来学不会越界,毕忠良很喜欢这一点,但正因如此刘兰芝的恬静反而激不起毕忠良心底一点波澜。

更让毕忠良感兴趣的是陈深。

毕忠良清楚地知道陈深心里是有那么点小心思的。好巧不巧,这点心思也就成了点着毕忠良细细藏着的那根引线的火苗。

毕忠良想让陈深从身到心都离不开自己。

或许是毕忠良掩藏得太好,也许是他玩得一手熟练的欲擒故纵,陈深每回刻意拨撩毕忠良时都显得肆无忌惮,甚至让毕忠良觉得陈深是不是认为自己是个只对女人感兴趣的人,不过按毕忠良的原话,陈深撩起人的劲,就算是个性冷淡也得被撩出火来。

欲擒故纵要玩就得玩个透彻,毕忠良也就任着不知真傻假傻的陈深胡作非为,偶尔实在是被撩得难受,露了点不一样的神色有了些回应,陈深就宛如得了什么奖赏,愈加变本加厉。

再撩也得有个度,再容忍也有忍不住的一天。

直到毕忠良含着些许酒气的呼吸喷吐在陈深耳边烧起一片红晕时,这段关系就已经彻底变味了。

毕忠良想让陈深从肉体到精神都离不开他。他想看见陈深竭力忍住喉咙里翻滚上涌的呻吟直至咬破下唇,想看他的小赤佬被操到失神,一双圆眼里的水珠止不住地下落,想看陈深柔软的,被吻到红肿的唇瓣上湿淋淋的水迹,也想看那具修长的身体上被烙上无数齿痕,那可比鞭痕好看多了。

最后这些倒都是一一实现了,但是毕忠良也很自然地忽略了他们的关系——打着兄弟的旗号上床。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

毕忠良偏是不信,他足够贪婪,也有足够的自信。



忘,忘记发lofter了……。
智商堪忧。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