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七宗罪。

深海。

七宗罪–2
懒惰。

唐山海讨厌骑乘,他觉得那实在是太累人了。就算每次做的时候陈深还算贴心地扶住他的腰,也难免因这个体位而被身体里的东西顶到最深处,一点点轻微的晃动都能使自己浑身发软,连牙齿都打着颤溢出些含不住的津液和咽不下的呻吟。

可偏偏陈深却爱极了这该死的体位,每每都是等到唐山海几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脸上浮着一层粉色趴伏在他胸口,一双水雾氤氲的眼睛气愤地瞪着他时,陈深才堪堪放过唐山海,把他压在身下狠狠操干。

陈深其实只是单纯得懒得动弹,更何况唐山海对于骑乘带来的快感的依赖,如同染上了毒瘾。


强行靠题。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