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白水和格瓦斯。(毕深微深海)

有!深!海!
重点!是!毕深!
注意!避雷!
BE!
oocoocooc!
思维跳跃!
快点走!
可扎心了!



陈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喝下唐山海推过来的,毕忠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沾的酒。

只是一杯白兰地而已。

“陈深,徐碧城和李小男你喜欢哪一个?”唐山海舔了舔嘴唇,声音也压得很低,像是怕被人窥到一点心事。

“我最喜欢……唐山海。”陈深顿了顿,半闭上眼睛,一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涌上,但又无法拼接。

像是知道唐山海为什么压低声音,也跟着调小音量,说完又补上一句十分幼稚的话:“你千万不要告诉他。”


今天打了个胜仗,营长大方地给所有人放了假,只留了一队人放哨,整个营地都是一片热闹。

毕忠良爬上自己那张床把沾上火药灰的帽子甩到一边,神秘兮兮地拉着陈深蹲到角落里摸出一坛不知道什么时候藏起的黄酒。

陈深当时真是一口酒都没碰过,血气方刚的少年可不知道什么是畏惧,豪气冲天地灌下去一大口。

“陈深,我们队里那个姑娘,和那个卫生员,你喜欢哪个?”毕忠良压低了嗓音问已经开始迷糊的陈深,但那两个女人的名字他一个都不想听见。

“我最喜欢老毕……”陈深睁着圆乎乎的眼睛,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你千万不要告诉他……”

当初那坛黄酒,让毕忠良知道了一向爱喝白水的陈深喜欢谁;
如今这杯白兰地,让唐山海知道了一向只喝格瓦斯的陈深喜欢谁。

明明都是一样的场景,一样的台词,可是陈深却改了口。

而毕忠良,就因为那坛黄酒,爱了小赤佬一辈子。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