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

莫挨老子。超凶。

冬去春来。(微深海)

意识流选手唐山海。
唐山海视角。
打可以,不要打脸。
ooc

强行拗背景:大概陈队长表白后的第二天……?

从睡梦的朦胧中抽离,早已养成多年的生物钟唤醒了还耽于梦境中一时宁静的意识。缓缓地呼出胸中依旧萦绕着不切实际幻梦的浊气,才缓缓睁得眼来。

梦中那个人的身影似乎也因为睁开了眼而清晰了起来。

卧室仍处在独属于黑夜的昏暗里,连同床头一盏孤独的灯也只是沉默地立在那里。

这现实怎么也不如梦中来得明媚而柔和。逃避似的抬起手臂挡在眼前,透过指缝发散着漫无目的的,甚至怠于聚焦的目光。

郁积的颓然,浮之表面的醉纸迷金,掩藏在西装革履珠光宝气下勾心斗角机关算尽,还有招摇地打着“安民”的旗号犯下的罪恶,统统交织混杂在这繁华热闹的上海。

赤着脚踱至窗前,床头沾染了黑夜寒凉的手表颤抖着指针一丝不苟地完成着它的使命,那细长的指针不知何时就会走到尽头——永远的终止或者是破碎,但它还在执迷不悟,执拗地在不大的表盘上走过一圈又一圈,精确到不差分毫。

七点了。天亮了吗?

修长的手指抚上锦缎厚重的窗帘,暗纹浮在颜色稍浅的布料上,细腻柔顺的触感倒让人生出一丝抓不住的慌乱,一层层细密的针脚严实地遮住了外边的光线,攥住窗帘却忽而失了面对阳光的勇气。

最终还是拉开了这层隔断外界与房间的软布。

耀眼的阳光洒在木质地板上,将阴暗的房间照了个通透。窗外有鲜翠欲滴的嫩叶,有嗷嗷待哺的雏鸟,无不向人昭示着春天的温暖。

还未见到新叶长成开花结果,还未见到雏鸟羽翼丰满振翅翱翔,还未见到祖国强盛河清海晏,还未等到可以和那人共同面对甘苦晨昏。

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也不再会是一个人。

更何况,春天已经到了。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