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急刹车。

其实我只是想开个车。
但是呢最终我写了个900字作文。
私设有。
ooc。
禁欲毕x纵欲诱受深。
沉迷刹车,无法自拔。

陈深今天心情不错,就连行动处最没眼力见的也看得出来一分队队长脸上的愉悦。

至于原因,是前几日被李默群派去南京出差的毕忠良要回来了。本来出差前几天处里事务就忙乱,军统飓风队时不时的袭击让整个行动处人心惶惶,毕忠良的工作也就愈发繁重,再加上李默群毫无征兆地临时决定,算起来两人差不多有半个多月没做过了。

行动处人人都知道,处座和陈队长是过命的兄弟,自然也就对陈队长多了几分忌惮和嫉恨,而处里人不知道的,就是毕忠良和陈深其实早就睡在了同一张床上,说是过命的兄弟,倒不如说是恩爱的一对。而毕忠良对陈深的容忍度也几乎没有上限,要钱给钱要假有假,在几个知情人眼里毕忠良对陈深就是一个大写的宠溺。

得了这满溢宠溺的陈深自然十分清楚毕忠良的脾性,尽管现在是连阿四都有些躁动不安的春天,毕忠良依旧是一副禁欲的样子,实际上,他确实也是个禁欲的人。

但是禁欲并不意味着不行,正相反,毕忠良对于和陈深做点什么还是十分乐意的,每次被陈深撩起性趣来都会把他的小赤佬摁在床上干到哭都哭不出声,从里到外都操得服服帖帖,在床上的满足感也顺理成章地让陈深十分热衷于点火,更何况陈深本就是精力旺盛的年纪。

毕忠良一回到行动处,就看见陈深靠在大门边上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穿的还是他出差时的那件浅色细条纹西装,里面是白色马甲和浅蓝色的衬衫,脖子上还有毕忠良最喜欢的灰色领巾,就像他只是出门了一会儿而已。这小赤佬难得殷勤一次,毕忠良几乎不用过脑就知道陈深在打什么鬼主意,提着公文包下车,单手揽过陈深的肩膀把人往办公室带:“小赤佬,这才几天就开始想我了?”

陈深也就由着他揽着,反正在这处里毕忠良也会顺着他的意不暴露两人的关系,等到进了办公室关上了门,毕忠良才把想念多时的人搂进怀里,照例在人唇上落下一个吻:“这次准备怎么撩我?”

有一个禁欲的恋人还有稳定的性生活,陈深最擅长的就是撩起这人的性欲。但是现在他暂时不想点上这把火,答非所问地询问:“老毕,你下午处里还有事吗?”

“今天我是提前回来的,不在处里半天也无妨。”毕忠良咬着陈深的唇似乎还尝到了一丝格瓦斯的甜腻,“回家?”


这就是一个坑,我尽量填完。
尽量,尽量。

评论(7)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