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

莫挨老子。超凶。

毕深……?

#半夜找找气。
#说白了就是抽根烟。
#晚安。

半倚靠在自己的办公桌前,侧过上半身将装雪茄的烟盒打开,食指和中指略微用力挑上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支,划燃一根稍长的火柴将雪茄靠近,两指有规律地转动烟身将其烤热,等待数秒后才不急不缓地点燃送到唇边,用牙齿轻轻咬住不让它掉落。

只是一个点燃的过程,就令空气中已然飘浮着一股浓郁的烟叶味道。

缓慢地将已经开始成熟的雪茄浅浅吸入口中,含在口腔里的显得苦涩的味道就足以摄住人的心魄,还未来得及厌倦苦味甜腻的气息又席卷了口腔,两种截然不同的味道在一瞬间恰到好处的交融,享受地闭上眼睛,依依不舍地吐出这口白色的烟雾,周身烟雾缭绕,同时也是被浓郁的醇香包围,仿佛这些可以轻易被扰乱的白色能够裹住身体,隔绝深沉的心机和残酷的现实。

等到烟灰自然断裂跌落几次后才从盘旋于口中的浓香中回过神来,沉醉于烟云之中的惬意时间并不长久,却也足以抚平一切的急躁与焦虑,雪茄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从容不迫与深沉积淀。

慢条斯理地整理好刚刚翻动的东西将办公桌恢复成原来的样子,眼里刚刚还在翻涌的情绪已经回归宁静,隐藏在最深处,放松的时间已经结束,双眼合上两秒又再次睁开将情绪最后落下的尾巴掩饰得干净,眼神里的锋锐一闪而过。

“二宝,马上把陈深给我叫过来。”

“小赤佬。”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