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深海】格瓦斯和白兰地。

深海。
ooc。
文笔不好见谅。
私设如山。
以及蜜汁bug。


雪花一片片地从空中飘落,纷纷扬扬地落在街道上,融化,又或者来不及融化,就这么一点一点堆积起来,偶有一两片被刺骨的风吹进繁华的酒店舞厅,落在刚进门的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的肩膀上。

唐山海整了整自己打得优雅的领结,自然地微微勾起手臂,偏过头看了徐碧城一眼,示意她挽住自己的手臂,眼里含了几分安慰的神色。今天是他们潜伏进汪伪特工总部特别行动处的唯一机会,即使唐山海清楚的知道这次能靠着徐碧城舅舅——特工总部行动处毕忠良的顶头上司李默群李主任的这层关系轻松潜入行动处,他还是有些没由来的紧张。

不过徐碧城显然比他更加紧张,紧紧挽着唐山海的手臂,整个小小的人儿都在颤抖,一双眼睛里尽是掩盖不住的慌乱。

“碧城,我们走吧。”用沉稳的声音安抚了一下这个资历尚浅的女特工,手指按上了面前的这扇厚重的木门。

陈深对于这类无趣的官场浑水一向是退避三舍,这回是由李默群摆宴华懋饭店,陈深也是实在躲不过去,只得跟随着毕忠良来替所谓的“弃暗投明”的军统机要处的主任接风,据说是李默群的外甥女和外甥女婿,要来行动处做事。

陈深兴味索然地喝了几口格瓦斯,他虽是对这种场面厌恶又冷漠,但脸上的笑容却用得十分到位,至少比老毕时不时的假笑要自然得多,想到这里,陈深脸上的笑意又不由自主地加深了几分。

有节奏地敲门声让房间里安静了下来,房门被人推开,外边稍凉的空气也随之迫不及待地挤进了这个略显暖和的房间,陈深的视线一下就落在了推开门的两位身上。

房间里的几个人正聊得火热,唐山海在心中嗤笑着这群人脸上的笑意,明眼人一看就能知道房间里气氛并不如表面上的融洽,只是几个几个久经勾心斗角场面的老油条带着妆容精致笑脸盈盈的面具互相试探罢了。

唐山海的视线扫过一圈迅速把脑海中早已准备好的资料一位一位对上号,李默群是认识的,毕忠良根据资料应该是三十来岁,档案上的照片虽有些模糊,但是唐山海还是立刻认了出来,只有这个笑得轻浮的男人,只不过是看了一眼,视线就有些挪不开,而陈深此时正惊异地看着唐山海身边小巧的女人,他曾经的学生。即算是这样,陈深也没有失态,眼神在徐碧城身上短暂地停留了几秒便顺势凝聚在了唐山海身上,两人四目相对眼里未尝收起的情绪也被对方纳入眼底。

脸上带着恭谨的浅笑顺着李默群的介绍向座上每一位颔首示意,等到李默群的手指侧向陈深时,唐山海才慢条斯理地伸出手来:“唐山海,幸会。”

“行动处一分队队长,陈深,幸会。”陈深对于唐山海的身份提不起什么兴趣,倒是对于他接下来会在行动处工作有了些许期待。




顺便来一发群宣。

刚刚建的新群,深海。

欢迎加入深海行动处一二分队,群号码:613296624
欢迎加入深海行动处一二分队,群号码:613296624
欢迎加入深海行动处一二分队,群号码:613296624

干净地写文干净地开车。
诚邀各位同好。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