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我可是外国fox【秦林】(修正版2.0)


一方兽化设定。
我他妈竟然写下去了。
ooc ooc ooc
当然还是有可能写不下去。
小学生文笔求轻喷 比心。


12月31日的龙番市公安局难得的一片欢笑,好不容易结束了今年的最后一桩案子,辛苦了整整一年的刑警们终于可以安心的过个元旦佳节了。响应各大科室的要求,谭局大手一挥,带着一大票人换下警服浩浩荡荡地奔向龙番市新开的火锅店。

唯一不太愉快的就是林涛了,火锅对于一个不爱吃辣还容易长痘上火的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为了照顾怕辣的刑警队长,同事们还是会点上一份鸳鸯锅,只不过清汤锅能分到的食物实在不多,除了向来吃得清淡的法医科秦科长外,连李大宝都不愿意戳上一筷子挂着白汤的西红柿片。

林涛苦着脸靠在秦明肩膀上:“老秦啊……此时的我是如此想念池子厨房的鱼粥,咱俩能逃会吗?”

“嚯!涛涛你不要想了!年终奖还想要吗,不就是火锅吗,不要怂!”李大宝一脸幸灾乐祸,“资产阶级是注定失败的!”

秦明面不改色地将林涛的手抚到一边继续整理手上的报表:“你可以试试。”

瞬间林涛就怂了。

其实林涛不愿意去火锅店的原因还不止这么点,看着红色的辣椒油挂在被烫熟的羊肉卷上慢慢滴下,随着刑警队糙汉的动作四散纷飞……对于林队长自己来说倒是没什么,只是每次看到秦科长发黑的脸和他白色衬衫上的油印林涛就会莫名其妙的不爽。

大概是因为我不忍心美丽的东西被破坏吧。单纯的林涛同志这么想着。

毕竟是年会,席上最不能缺的就是酒了,几个壮汉随便一吆喝,几箱啤酒几盒白酒就上了桌,林涛作为刑警队的队长,敬酒自然是少不了的,林涛无奈地举着一杯啤酒站起来又被谭局长意味深长的眼神盯得愣是把手扭了个千回百转才极不情愿地换了一杯白酒敬过去:“谭局,提前祝您元旦快乐,也祝咱们全局同志们2017年少几件案子,平平安安啊!”

至于林涛为什么这么无奈,其实说出来还有些好笑。甚至刑警队一大秘闻之一,就是林涛那一个被小黑大宝嘲讽了很久的“特长”。

林涛只会喝红酒,而且境界高到只需要闻一闻就知道是真酒还是假酒,甚至能嗅出红酒的年份、种类,顺便包括醒酒时间保存方法,当他头一次展现这个技能时,wuli宝哥当场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憋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老哥,稳。”

在红酒方面林涛算得上是半个专家,可惜装逼技能点太过就会遭雷劈,所以这门除了装逼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特长,反而成了大宝他们打击“资产阶级”的把柄。

当然,也不是没人问过林涛为什么会这种技能,不过林涛总是摸摸小胡子装作一脸深沉:“大概是为了泡妞吧……”

一杯白酒下肚林涛就开始犯起迷糊了。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喝白酒,但林涛心里仍然虚得不行,他喝白酒几乎算得上是一沾即醉,哪禁得住同事们不依不饶的劝酒?根本不用多讲什么,酒过三巡,林涛差不多已经废在了脸色阴沉的秦明身上。

一顿热火朝天的聚餐过后,秦科长的脸色和去年一样,那么的黑,那么的冷。那么的僵。

坐在旁边的大宝战战兢兢地吃完火锅愣是给冻出一身冷汗。介于这个,大宝毫不犹豫地把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林队长推给了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秦科长。结完火锅帐,一行人还在兴头上立刻决定转战KTV,年会这种东西,纵使秦科长有天大的怨气也是必须参加的,秦科长揉了揉眉心,把身上这个玩意扶正了些。

喝得浑身无力的林涛一边不甘心地盯着秦明西装上的一小块油渍,一边还要把脑袋搁在秦明的肩膀上唧唧歪歪:“老秦啊你说小黑大宝他们怎么就这么喜欢开年会出来玩呢……白酒闻起来还成怎么这么难喝啊你说是不是啊……”

听着林涛前言不搭后语的念叨秦明的脸色似乎也好上了几分,叹了口气拉着这人继续跟上大部队前进的步伐。

秦明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以及大宝同志的再三要求,还是把在龙番市公安局年会上被灌懵逼了的林涛拖回了自己家,没错就是拖,类似于犯罪嫌疑人抛尸的方式。至于为什么是秦明自己家而不是林涛家,大概只是因为秦明不愿意看见“受害人家属”差不多的心理。

这就导致了此时的尴尬局面。

被丢在沙发上的林涛似乎是睡得难受,屁股扭来扭去,蹭低的裤腰处突然冒出了一条尾巴,漂亮的橘红色如同一簇火苗,只有尖端带了点干净的白色,晃荡了几下搭在林涛蜷起的大腿上。

秦明:……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

沙发上的林涛睡得安逸,坐在茶几上的秦明连解剖刀都已经拿了出来擦得一尘不染,在暖黄的灯光下反着寒光。

秦明盯着林涛头顶时不时弹动一下的一对兽耳,强压下捏起解剖刀的冲动,从高高的书架上摸出一本不知道哪年哪月买的《动物解剖图谱》,仔细比对着林涛的耳朵尾巴。

本就安静的空气几乎都要凝固,只剩下林涛均匀厚重的呼吸声和秦明浅薄的呼吸声交错在一起,搅乱了屋子里的气流。

秦明沉默地思考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顺便整理了一下刚刚被击碎的三观及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终于得出了一个奇妙的结论:林涛大概可能应该不是人类,大约差不多是只狐狸吧。

tbc

评论(1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