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风。

老子最帅。

一个丑不拉几的松鸦羽。

墨言。关于失眠。

许墨长时间处在精神衰弱与失眠的叠加侵蚀中。

无法入睡,焦虑的情绪几乎无法排解,许墨只能通过不眠不休的工作或者研究自己的兴趣方面来勉强消磨时间。

跟李泽言在一起之后,许墨的一切症状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好转,性事过后李泽言疲倦地倚在他肩窝,渐入均匀的呼吸声比曾经尝试过的白噪音更加柔和,许墨第一次在毫无药物的情况下平和入睡——按理说许墨在未来的几天中应该是不需要也做不到补充睡眠的。

于是许墨开始变本加厉。

看见李泽言被自己咬得发白的唇,额上细密的汗珠,从耳尖蔓延到每一处的红色,许墨就控制不住地俯身啃咬吮吻,仿佛在吸入致命的慢性毒药,然后嗅着李泽言颈间微不可闻的沐浴露的淡香,一头栽进李泽言的呼吸里。

依赖成瘾。

【恋与民国pa】

私设众多。
F4孤儿院成长背景,保留超能力,立场暂不剧透,时间线大概是1927-1949年,历史知识并不怎么丰富,bug见谅。
目前没有cp线,随手粗糙摸鱼。

先丢一小段,可以接受再说。这一丢丢没有周棋洛和许墨我也打了tag,会被打吗。
ooc预警。

兑泽孤儿院。

深秋季节,坐落在城郊的旧西洋式孤儿院门楼上悬着的两根挂锈的指针仍是不苟言笑,缓慢地走过一段又一段循环。

墙角低矮处蔓上了青苔,两枝细嫩的爬山虎颤抖着叶片和茎须抵御寒风,宽大的门里映着截然不同的生气,陈旧痕迹是掩饰不住的,但却显得干净而整洁。庭院里几棵金色的树正纷扬着扇形叶片,飘零下来的被人为地扫成一堆金黄。孩童的嬉闹声和风声交杂在一起,一排木质板凳上坐着一排孩子,饶是衣衫朴素也看不出一点不洁。

“李泽言!你挡住我了!”一个约摸六七岁的小孩瞪着眼睛挥挥拳头,挤眉弄眼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被他叫到名字的男孩大概是孤儿院最大的孩子,捧着书坐得端正,抬起头来看了看快站到凳子上的白起,眼里闪过一丝不明情绪,抬起手在小孩面前晃了晃。

喧闹的气氛骤然冷却,孩子们脸上的笑容依然天真活泼却没了灵动,被风刮起的银杏叶悬在半空,唯一引得人注意的只有李泽言上翘的唇角,只不过静止了几秒时间,男孩又迅速收回能力,淡淡捧起腿上的书本对凳子上摇摇晃晃的白起吐出两个字眼:“……幼稚。”

大概是tbc,更不更随缘。

摸鱼白飞飞。今天的白飞飞也想操李总bushi.

【LF设定】关于猫武士的拟人背景设定。

LF设定。

★背景
拟人军队背景,四大族群是国家,平常正正经经,偶尔小摩擦,主要敌对是黑森林国际雇佣兵组织。

武士:特种兵。

巫医:军医。

学徒:可以调戏的新兵蛋子啦。

同军队设定,可以退役,或者休假。

星族:就功成名就的老兵们。在重伤之后或者老了,就可以注射高科技研制的药品(Lucid,星族共同掌握的技术,完善中。),回复年轻但是不能再打仗,再打架只有死路一条。后期发现虽然Lucid可以保持很长的寿命,但是时间太长有灵魂肉体都消散的可能。

月半聚会:巫医的月半聚会也就是研制新药完善Lucid的时候,所以巫医间的关系都还不错不涉及太多仇恨。

远古猫活到现在都是打了第一批药的。然后松鸦翅鸽翅狮吼半月那个年代,就是第一波研制药品的人。这之后环境破坏,可以是研制药品导致的,只有这几个高层知道,所以就迁徙去旧森林。然后就同故事情节发展,很多年后又回到湖区。

黑森林:就是不满高科技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虎星枫荫等就自己研制短时间OK的速效药。打完药可以继续打架,但是有依赖性,原料很贵。会改变人的性格。激发潜能的那种类型。然后需要持续高强度训练和打药才能保持。黑森林组织是渗透在各大族群里面的。

超能力:就是星族研发的特效药好了。就特殊基因。投入人的身体,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变异。星族可以通过什么量子什么的确定变异体的存在。目前的技术只有雷族掌握。所以只有三位。在战场上又不是几个人就能改变局面的。而且最有利的战斗只有一个,侦查也只有一个。

森林大会:四族的和平聚会。

★关于军中代号

代号:名字前缀+族群
例:
松鸦羽:Thunder Jay
狮焰:Thunder Lion

★关于部分设定举例

冬青叶:以前想当军医,后来发现侦查很棒,战斗很OK,然后就又回战斗序列了。跑进地道后搜救人员没能救出你,在雷族内部的地下洞穴里认识了无党派人士落叶,落叶打过药,是那种以前的初级半完成的药品,然后导致他无法照射阳光什么的,也只需要一点点水就能生活,战斗力几乎没有。
风皮:风族特种兵后来打了黑森林的药。

★入坑吗?给你吃一口焰霜。

琥珀色眸子中闪着令人琢磨不透的光芒,暗含着几分恼怒和对即将到来的战斗的狂热。手中攥着一把锋利匕首,毫不畏惧地直面算是自己长辈的那人冰蓝眼眸。

“你还是幼崽吗,小狮?”挑衅话语听在耳中如同火上浇油,仅存的理智和冷静也快要燃烧殆尽,那人似乎还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嘴角嘲讽的笑意像锋利的军刺,“不要忘了,你的战斗技巧都是我教出来的。”

抓握匕首的力度过大,指节已经泛起青白之色,眼睛里尽是赤红颜色,身体里蓄势待发的战斗本能汹涌,小腿肌肉绷紧在地面上一蹬整个身体如流线型极速扑向那人,刀刃直指他脆弱咽喉,纯熟战斗技巧早已融入骨血,怎么是当年幼稚得认定他是正义一方能相之比拟。嗤笑声在耳边响起,瞳孔收缩立刻捕捉到深棕色身影向左闪避,匕首失去目标,他手中的锋利指虎反着亮晶晶的光逼近腹侧,情急之下提膝撞上他手腕,左臂曲起肘部狠狠砸在他颈后,趁他被疼痛镇住手脚,掰过人左肩将他手左臂反剪在背后,右手利刃便已经从后腰向上,穿过他右手手臂勒紧,贴上了他脖颈动脉。

“鹰霜,你最好搞清楚,到底谁才是老鼠都抓不住的幼崽。”

低哑嗓音伴随满心愤怒砸在他耳后,把他钳制得更紧,才张口在他侧颈咬出一个渗血的牙印,刚刚手腕差点被自己扭脱臼也不见他丝毫触动,被咬了一口倒抖个没完。

“交代虎星和枫荫的计划,我不杀你。”

一个梗。

佩利,我劝你不要用这种狂热又兴奋的笑容在我面前晃荡了。

这会让我很想打你。

更多的,甚至是操你。

【猫化】老父亲带娃日常

暂无cp向。

玄铁从不高的破旧围墙上一跃而下,四只爪子稳稳落地,即算流浪许久而已经变得发硬的肉垫踩在沙砾地面上依旧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抖抖身上灰色的毛四处嗅探,空气中隐约飘来一丝新鲜猎物的味道,抽动几下胡须放低腰部趴伏在地面,灰色毛发正好与背后石灰墙融为一体,唯有一双晶黄眸子死盯不远处在垃圾堆内翻动的老鼠。

利爪出鞘,后腿发力一跃而起,锋利尖爪插进来不及反应的老鼠身体中,正心情愉悦甩着尾巴准备进餐,耳朵一转依稀听见小猫的叫唤声。

草草掩埋尚且温热的老鼠,好奇地屏息爬上几级废弃的阶梯,在一个破旧的杂草丛生的木箱里看到了两只小猫崽儿,一只瞅着活蹦乱跳,另一只却静得吓猫,箱子边母猫的气味已经陈旧,门口摆放的两个塑料盒子里还有些残余的,被泡烂的棕色颗粒。

怜悯地看着两只小崽子,看这情形多半是有什么人看到了两个小家伙,上手揉了一通还自以为是地给小猫喂了食物,母猫觅食回来闻到这味道怕是就抛弃了这两个小崽子。

两只小崽子也都是黄眼,约摸算是只比自己略深一些的琥珀色,有些局促地甩了甩尾巴一时不知该怎么办,自己一公猫也没法带崽子,何况这俩……还不知道有没有断奶呢。

无奈往后退走,最后看了一眼小猫儿便转身下了阶梯,身后的奶猫叫声又尖又细,叫得猫心颤,回头看了一眼却正巧看见那橘色活泼的猫崽跌跌撞撞摔下了楼梯叫得惨兮兮,慌忙咬住他后颈皮把小崽子叼回木箱,再转身离开又见那小猫儿穷追不舍,如此几次连那叫声都软哑了,实在是受不了只好放下嘴里挣扎的小猫将他摁回窝里。

“小混蛋,等着,别跟着我跑了,带你们回去。”

咬住那全程只是睁着一双琥珀色眼睛的浅灰小猫儿带走,小家伙勾着尾巴也不怎么吭声,后边那小橘猫好像听懂了,总算是老老实实坐在窝里,双眸亮晶晶的。

往返三次顺道把老鼠带了回来,撕下一小片嚼了塞给两个猫儿再填填自己的肚子,也就勉强能饱,那俩谦让半天最终还是一猫一口啃着小片鼠肉,认命地认了奶爸这个身份窝到他俩身后给小崽子梳理毛发,一顿狂舔后才梳出几分本来面貌,都是漂亮得很。

“喏,我先把倚天叼回来的,所以他是兄长,屠龙就是幼弟咯。”惬意躺好任了两个猫儿窝在自己肚腹软毛中间,逗弄那瘦弱橘猫儿,遭了小崽子白眼加一爪才乐乐呵呵阖眼睡觉。

“……我也是有儿子的猫了。”

等过了半晌,感受到小屠龙和小倚天渐渐均匀平稳的呼吸声,闷下声补充着嘟囔两句才沉沉睡去。

tbc

倚屠玄+玄倚屠

玄铁视角。

明明看见倚天屠龙就想把他们抱怀里一顿啃了亲了,像小时候一样把闹事的屠龙裤子扒了打一顿屁股,再叹着气抱起来安慰亲亲,像小时候一样握着倚天的手环着他腰教他练剑。

不想像小时候打完屁股安慰好就放走,要按在床上狠狠教育一番才好,不想像小时候抱着小崽子练完剑就让他修习内力,要借口按摩或者叫他沐浴抱在怀里操到哭才好。

玄铁:
老了他们都不听我话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见到我也不叫爸爸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也不愿意被我抱还嫌弃我老嫌弃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最重要的是他们现在想上我。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